当前位置:首页 > 北京瘦脸针副作用 > 正文

女子朋友圈卖韩国瘦脸针获刑(图)-搜狐滚动

2021-06-26 来源:北京瘦脸针
分享到:
微商作案示意图 制图/肖霄

微商作案示意图 制图/肖霄


  法制晚报讯 (记者 唐宁)山东枣庄一家美容院的美容师小婷(化名)辞职后做起微商,利用微信公布整形瘦脸的广告,与顾客商量好价钱后从韩国购得11盒Restylane(玻尿酸)和4盒Water Soluble Crystal(水溶性晶体),在一所连锁酒店内向顾客促销时被警方当场抓获。

  今天上午,《法制晚报》记者获悉,丰台法院一审以销售假药罪被判小婷拘役五个月,罚金4000元。

  今天上午,《法制晚报》记者从朝阳检察院了解到,自2013年至2016年1月,朝阳检察院共审查起诉生产、销售假药犯罪59件,朋友圈等自媒体平台已经出了销售假药的新途径。

  指控

  酒店内卖玻尿酸 涉销售假药被诉

  2014年3月7日晚上7时许,在丰台马家堡的一所七天连锁酒店的房间内,38岁的小婷向两名顾客小朱、小李销售她从韩国购进的Restylane(玻尿酸)和Water Soluble Crystal(水溶性晶体)的药品时,被丰台公安分局马家堡派出所抓获,当场起获了11盒Restylane和4瓶Water Soluble Crystal。

  经北京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检验,小婷销售的两种涉案药品均未经批准后生产、进口,依照我国药品管理法涉及规定,均按假药论处。

  2014年3月7日,小婷被公安机关羁押,同年4月11日被被捕。

  审理机关认为,应该以销售假药罪追究小婷的刑事责任。

  庭审

  微商:以为送回的是美容品不是药品

  庭审时,小婷辩解道,她从韩国往回带上这些产品时,并不知道它们是药品,“我认为这些只是美容产品,而且当时只收了其中一名消费者小李的定金,但她的母亲不同意她买,我本来想把定金退给她的,所以无法认定我有完整的销售不道德。”

  小婷的辩护人指出,现有证据不能证实小婷携带的物品属于假药,小婷收取定金的行为不属于法律规定的销售行为,即使要以销售行为确认,那么此不道德也不应属于犯罪以备或者犯罪未遂。辩护人还以小婷此次犯罪系初犯、偶犯,并真诚悔罪,认罪态度较好,建议法庭对其宣告无罪或准予刑事处罚。

  揭秘

  微信中与买家誓约价格 飞韩国进口商

  据小婷此前在公安机关的供述,她以前本在山东枣庄一家美容院里上班,是名美容师。离开美容院之后,她在网上看见了一些瘦脸、整形之类的信息,听说很赚钱,于是就开始用手机在自己的微信上销售,“如果有人购买,我就去韩国出售回产品再调高出售。”

  小婷交代,2013年12月初,她在自己的微信上登记了一个名叫“Karen菲唲微一整-总部”的微信号,主要是美白针、溶脂针等杂货。她在微信里和人闲谈的都是关于整形方面的事情。

  “2013年12月开始,有个女孩想祛痘,问我用什么能治脸上的痘和凸起,我就在微信上跟她聊,说如果治疗的话必须三四支玻尿酸和一组生长因子,当时闲谈的是玻尿酸1800元一支,生长因子是2500元一组,总共必须7900元。毕竟是经商,我就故意多说了一些。2014年2月,有个女孩想要瘦脸也是用微信和我联系。”

  小婷说,为了销售,她在微信中经常做活动,“满一万送来五千,满五千送来三千,所以那个要祛痘的女孩,最终7900元只缴了4000多元。她递了1000元的定金后,我们在微信中互留了电话。她确定要一支玻尿酸,订好后她通过支付宝给我打了1000元。”

  2014年2月20日,小婷飞赴韩国进口商。在韩国呆了四天,她带上了11盒Restylane和4瓶Water Soluble Crystal回国。“Restylane折合人民币是500元,我以1000元每盒的价格变卖,Water Soluble Crystal的进货价格折算人民币是100元,打算以每盒200元的价格变卖。”

  产品价格翻番 酒店交易时被抓

  2014年3月6日,小婷在丰台区马家堡一家七天连锁酒店里,联系两人取货。

  第二天晚上7点多,想祛痘的女孩和她的母亲回到宾馆,小婷告诉他女孩用法,她的母亲不同意就出去了,小婷又和女孩聊了一会儿。

  小婷说道,后来想瘦脸的女孩也来了,小婷让她先去洗手间把脸洗干净,打算看看怎么治,“没想到女孩去洗脸时,警察就来了。”

  小婷说道,她从韩国带上回去的药品中有8盒Restylane和2盒Water Soluble Crystal是准备自己用的,1盒卖给了祛痘的女孩,剩下卖掉或者准备给朋友,小婷说道,她不告诉这个药品是否能在中国销售,她承认自己并没有整形和销售的资质。

  证言

  微商约我去酒店见“微整容医生”

  据想要瘦脸的女孩小朱说道,2013年年底,有一个女子加她微信,后来聊天时对方说是做到微整容的,有个叫小婷的医生可以解决她的瘦脸问题。“我就问她如何瘦脸,她告诉他我可以用溶脂针和瘦脸针,一盒溶脂针售价2800元。”

  小朱说,事发当天,女子告诉她医生来北京了,让她当面咨询。“她在微信里告诉他我直接去丰台区马家堡西路七天连锁酒店的一个房间。晚上7时,我回到约好的医生的房间,看到一名年轻女子也在咨询,当我入洗手间洗脸时,民警就来了。”

  小朱说道,她记得对方的微信名是“美婷微整容”,她咨询的医生没出示过专业资格证书和行医资格证。

  经辨认,小朱行凶小婷就是在丰台区马家堡一间七天连锁酒店内向其讲解瘦脸项目的女子。

  被告人自称为在青岛有微整形工作室

  据想祛痘的女孩小李说道,2014年3月7日下午1时许,她和母亲坐火车回到北京西站,先去了国贸一家叫“圣韩美”的整形医院咨询关于玻尿酸的作用和价格。

  小李表示,“因为我想多看几家展开一下比较,所以又去别的整形医院转了并转。之前在微信上认识一个叫小婷的女子,她告诉他我她在青岛进了一个微整形的工作室,积极开展给客人打玻尿酸注射类的业务。”

  小李说,正好当时小婷也来了北京,于是两人相约在丰台区马家堡一间七天连锁酒店咨询,但当她和母亲到达该房间时,看到只有小婷一人,“我们闲谈了大概半个小时,她帮我设计脸部苹果肌必须填充玻尿酸超过圆润的效果,大概需要三四支玻尿酸和一组生长因子,能保持3-5年。玻尿酸是1800元一支,生长因子是2500元,一共必须花费7900元。”

  小李说道,她母亲实在不靠谱就想要带上她离开,但她比较感兴趣,母亲很生气,就出有了房间到楼道里等候,之后又有名女子来做到项目,小婷就去调针剂了,还没调好,民警就来了。

  经辨认,小李指认出本案被告人小婷就是在酒店向她讲解玻尿酸注射业务的女子。

  裁决

  包含销售假药罪

  法院审理指出,小婷以牟利为目的,销售假药,其不道德已构成销售假药罪。

  “Restylane”外包装上已具体标明药品字样,故对小婷关于不告诉自己销售的系药品的辩解,法院未予采纳,现有证据足以证实小婷销售的药品是假药,故对其辩护人此点辩护意见,法院亦不予接纳。

  综上,丰台法院一审以销售假药罪被判小婷拘役五个月,罚金4000元。

  作者:唐宁 来源法制晚报)

法制晚报讯 (记者 唐宁)山东枣庄一家美容院的美容师小婷(化名)辞职后转行微商,利用微信发布整形瘦脸的广告,与顾客商量好价钱后从韩国购11盒Restylane(玻尿酸)和4盒Water Soluble Crystal(水溶性晶体),在一所连锁酒店内向顾客促销时被警方当场抓捕。今天上午,《法制晚报》记者获悉,丰台法院一审以销售假药罪被判小婷有期徒刑五个月,罚金4000元。今天上午,《法制晚报》记者从朝阳检察院了解到,自2013年至2016年1月,朝阳检察院共审查起诉生产、销售假药犯罪59件,朋友圈等自媒体平台已经成了销售假药的新途径。2014年3月7日晚上7时许,在丰台马家堡的一所七天连锁酒店的房间内,38岁的小婷向两名顾客小朱、小李销售她从韩国购进的Restylane(玻尿酸)和Water Soluble Crystal(水溶性晶体)的药品时,被丰台公安分局马家堡派出所抓捕,当场计有了11盒Restylane和4瓶Water Soluble Crystal。经北京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鉴定,小婷销售的两种涉案药品均未经批准后生产、进口,依照我国药品管理法相关规定,均按假药论处。2014年3月7日,小婷被公安机关拘留,同年4月11日被被捕。公诉机关认为,应当以销售假药罪追究责任小婷的刑事责任。庭审时,小婷反驳道,她从韩国往回带这些产品时,并不知道它们是药品,“我认为这些只是美容产品,而且当时只缴了其中一名消费者小李的定金,但她的母亲不同意她买,我本来想把定金退给她的,所以不能确认我有原始的销售行为。”小婷的辩护人指出,现有证据不能证实小婷携带的物品属于假药,小婷缴纳定金的行为不属于法律规定的销售行为,即使要以销售不道德认定,那么此行为也应属于犯罪预备或者犯罪行刺。辩护人还以小婷此次犯罪系初犯、偶犯,并诚恳忏悔,认罪态度较好,建议法庭对其宣告无罪或准予刑事处罚。据小婷此前在公安机关的供述,她以前本在山东枣庄一家美容院里上班,是名美容师。离开美容院之后,她在网上看见了一些瘦脸、整形之类的信息,听说很挣钱,于是就开始用手机在自己的微信上销售,“如果有人出售,我就去韩国购买返产品再加价出售。”小婷交代,2013年12月初,她在自己的微信上注册了一个名为“Karen菲唲微整-总部”的微信号,主要是美白针、溶脂针等杂货。她在微信里和人闲谈的都是关于整形方面的事情。“2013年12月开始,有个女孩想要祛痘,问我用什么能治脸上的痘和凸起,我就在微信上跟她聊,说道如果化疗的话必须三四支玻尿酸和一组生长因子,当时闲谈的是玻尿酸1800元一支,生长因子是2500元一组,总共必须7900元。毕竟是做生意,我就故意多说了一些。2014年2月,有个女孩想瘦脸也是用微信和我联系。”小婷说,为了销售,她在微信中经常做活动,“满一万送来五千,满五千送三千,所以那个要祛痘的女孩,最终7900元只收了4000多元。她递了1000元的定金后,我们在微信中互留了电话。她确认要一支玻尿酸,订好后她通过支付宝给我打了1000元。”2014年2月20日,小婷飞抵韩国进口商。在韩国睡了四天,她带了11盒Restylane和4瓶Water Soluble Crystal回国。“Restylane折合人民币是500元,我以1000元每盒的价格卖掉,Water Soluble Crystal的进货价格折合人民币是100元,准备以每盒200元的价格变卖。”2014年3月6日,小婷在丰台区马家堡一家七天连锁酒店里,联系两人取货。第二天晚上7点多,想祛痘的女孩和她的母亲回到宾馆,小婷告诉女孩用法,她的母亲不同意就出去了,小婷又和女孩聊了一会儿。小婷说,后来想要瘦脸的女孩也来了,小婷让她先去洗手间把脸洗整洁,打算看看怎么清领,“没想到女孩去洗脸时,警员就来了。”小婷说,她从韩国带上回来的药品中有8盒Restylane和2盒Water Soluble Crystal是打算自己用的,1盒卖给了祛痘的女孩,只剩变卖或者准备给朋友,小婷说,她不知道这个药品否能在中国销售,她承认自己并没整形和销售的资质。据想瘦脸的女孩小朱说,2013年年底,有一个女子加她微信,后来聊天时对方说是做微整容的,有个叫小婷的医生可以解决问题她的瘦脸问题。“我就回答她如何瘦脸,她告诉我可以用溶脂针和瘦脸针,一盒溶脂针售价2800元。”小朱说道,事发当天,女子告诉他她医生来北京了,让她当面咨询。“她在微信里告诉他我直接去丰台区马家堡西路七天连锁酒店的一个房间。晚上7时,我回到约好的医生的房间,看见一名年长女子也在咨询,当我入洗手间洗澡时,民警就来了。”小朱说道,她忘记对方的微信名是“美婷微整容”,她咨询的医生没有索取过专业资格证书和行医资格证。经辨识,小朱行凶小婷就是在丰台区马家堡一间七天连锁酒店内向其讲解瘦脸项目的女子。据想祛痘的女孩小李说道,2014年3月7日下午1时许,她和母亲坐火车回到北京西站,先去了国贸一家叫“圣韩美”的整形医院咨询关于玻尿酸的作用和价格。小李表示,“因为我想多看几家展开一下比较,所以又去别的整形医院转了并转。之前在微信上了解一个叫小婷的女子,她告诉他我她在青岛开了一个微整形的工作室,开展给客人打玻尿酸注射类的业务。”小李说,正好当时小婷也来了北京,于是两人相约在丰台区马家堡一间七天连锁酒店咨询,但当她和母亲到达该房间时,看见只有小婷一人,“我们闲谈了大概半个小时,她帮我设计脸部苹果肌需要填满玻尿酸达到饱满的效果,大概需要三四支玻尿酸和一组生长因子,能维持3-5年。玻尿酸是1800元一支,生长因子是2500元,一共必须花费7900元。”小李说,她母亲觉得不靠谱就想带上她离开了,但她比较感兴趣,母亲很生气,就出有了房间到楼道里等候,之后又有名女子来做到项目,小婷就去调针剂了,还没调好,民警就来了。经辨识,小李指认出本案被告人小婷就是在酒店向她讲解玻尿酸注射业务的女子。法院审理认为,小婷以牟利为目的,销售假药,其不道德已包含销售假药罪。“Restylane”外包装上已明确标明药品字样,故对小婷关于不知道自己销售的系药品的辩解,法院不予接纳,现有证据足以证实小婷销售的药品是假药,故对其辩护人此点申辩意见,法院亦不予采纳。综上,丰台法院一审以销售假药罪判处小婷拘役五个月,罚金4000元。作者:唐宁 来源法制晚报)


安翰科技 安翰 胃癌筛查平台 胶囊胃镜的感受 安翰 不插管做胃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