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北京瘦脸针 > 正文

瘦脸针等假药横行"朋友圈":谨慎网购更需加强监管

2020-11-10 来源:北京瘦脸针
分享到:

(原标题:瘦脸针等假药横行"朋友圈":谨慎网购更需加强监管)

  微信“朋友圈”卖假药

从美容药到减肥药,“朋友圈”卖药洪水泛滥,事实上大多数归属于假药,所含有毒或国家明令禁止成分。你还敢买吗?

从美白针、瘦脸针美容药品到减肥药、壮阳药,甚至还包括儿童感冒药等各类特效药纷纷进驻微信“朋友圈”。事实上,这些药品多数产自没有资质的工厂,不仅高估疗效,甚至含有有毒和违禁成分,对人体有百害而无一益。2013年至2016年1月,北京市朝阳区检察院共审查起诉生产、销售假药犯罪案件59件,其中通过网络贩卖假药的占案件数量的75%,而且有不少是利用微信“朋友圈”销售。针对微信“朋友圈”违法销售假药案件存在的问题,记者进行了调查。

  “朋友圈”成假药销售新途径

“正规美容医院打一支瘦脸针要六七千块, 朋友圈 里只买一千块,而且我有朋友以前在她那里打过,效果还不俗,所以挺坚信的。”今年20岁的在校大学生李玉林(化名)这样说明为何自由选择购买“朋友圈”里的瘦脸针。

由于想要从事演艺事业,李玉林对自己的脸型拒绝很高。2015年4月,李玉林通过朋友讲解加了一名在微信“朋友圈”里贩卖瘦脸针的女子为好友,两人取得联系后,商量好以1000元的价格静脉注射一支“保妥适肉毒素瘦脸针”,也就是又称的“A型肉毒素”。接着,两人约在北京市朝阳区一家俱乐部见面,女子将李玉林带回一间屋子里打了瘦脸针,当时李玉林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异样,便如数给了对方1000元。但过了半个月,李玉林的脸不但没有变小,反而经常出现了一边大一边小、两侧不平面的情况。李玉林急忙给对方打电话,被告知是正常现象,再等等就好了。一个月过去后情况并没有恶化,对方才回应说道“每个人体质不一样,吸取也不一样”,并退给了李玉林500元做补偿。“后来才告诉她卖的是假药,早知道这个结果,说什么我也会坚信她。”李玉林说。

“朋友圈”里卖美容药的情况并不少见。记者在微信上联系到一家名为“美妆美甲培训”的机构,对方宣称正在做到“V-line溶脂针”广告宣传,就是将含有需要瘦身成分的液体以针的形式,必要注射进人体的皮下脂肪层,将皮下脂肪溶解,一个疗程只要3000元,三针之后保证不反弹。记者询问对方否有美容医师资格证书、执业证书等资质,对方发来一张韩国某美容机构的培训证书,但并无国内授予的资格证。在进一步告知溶脂针的来源时,对方则出示了一张仅有韩语的证书图片,称之为就是指韩国美容院进口,确保正品。

“无资质或资质模糊几乎是 朋友圈 里卖药的共性。但在便宜价格以及对美的追求的驱动下,一些学生、模特等爱美人士对该类非正规的瘦脸针趋之若鹜,他们或通过微信 朋友圈 里熟人介绍,或在网上主动联系卖美容针的商家,有些人甚至在坚称对方没有美容医师资格证书、执业证书等任何资质的情况下,仍然愿意铤而走险一试。”北京市朝阳区检察院检察官刘珮露告诉他记者。

“但他们不告诉的是,静脉注射到他们身体内一支卖给上千元的瘦脸针,进货价格很可能只必须将近一百元的价格,而这种所谓的印有制药厂的小药瓶是从一个无营业执照、无药品经营许可证、无医疗器械经营许可证的个人手中购入的,其成分、含量、临床试验结果可能连生产该类假药的人自己都不知道。”刘珮露回应,根据卫生部《医疗美容项目分级管理目录》的规定,A型肉毒素美容静脉注射属于医疗美容项目,专门从事这一项目不应取得相应的医疗资格,肉毒素归属于国家严苛管控的医疗用毒性药品,非法使用不足以严重危害人体身体健康。

在刘珮露显然,以往的网络销售假药模式正在异化,一方面是因为微信“朋友圈”里的人大多数是熟识的,利用这个平台可以拉近对方距离,并且在“朋友圈”里展示售卖药品的图片,让人一目了然,也容易对其产生兴趣;另一方面是由于许多电商平台现在不容许出售药品,很多犯罪分子便开始利用微信、微博等社交平台展开销售,并且在销售时以瘦身用品、保健品等名义进行贩卖,在买家面谈时,再告知系由药品,这种做法更加隐蔽,大大增加了侦破难度。

假药横行“朋友圈”

从美容药到减肥药,从感冒药到壮阳药,“朋友圈”里售卖的各类药物可谓五花八门种类繁多,加上口若悬河的广告和众多客户好评和点赞,觉得让人难辨真假。朝阳区检察院的调研报告表明,该院办理的销售假药类案件中约77.9%牵涉到美容类假药,以销售注射用肉毒素和减肥类假药案件居多,这类案件往往伴随着提供注射服务等非法行医行为。

2015年7月,在北京就读的大学生小王正好放暑假。由于她上大学后上过瘦脸针,实在效果不俗也很挣钱,就在网上查出了一家自称“济南费德罗医疗培训机构”的“微整形”短期培训班。在这个培训班里,她和其他学员通过互相静脉注射生理盐水的方式学会了注射瘦脸针,三天后,培训班老师给学员们介绍了三家进货药厂,小王通过微信“朋友圈”寻找其中一家,以每针1800元的价格购买了15支“保妥适肉毒素瘦脸针”。

在培训班自学9天后,小王成功毕业,并获得培训机构授予的韩国美容培训机构的注射美容资格证。有了这个所谓的资格证和静脉注射水平,小王在北京市朝阳区出租了一间房,专门用于经营自己的美容院,并取名为“一针美微整形”,还在58同城网站上公布了美容店开业酬宾广告。同时,小王将售价定为1800元一针,想着前期不赚钱,先聚集人气再提价。

几天后,女孩萌萌在网上看到小王公布的广告,1800元一针,让一直想瘦脸的她心动了。2015年7月31日,她在男友会见下前往小王的店里。在半路上,心存顾虑的男友向警方举报有人在买假药。经查,小王所出售的“保妥适肉毒素瘦脸针”系假冒伪劣产品。

“除了美容药,随着 海外送货 国外网站直售 等新兴购物模式的风行,还有人在 朋友圈 里卖起了 海外代购药品 。”据朝阳区检察院检察官黄成介绍,比如在销售假药过程中多宣称所售药物是由送货人员从国外正规化医院开具,或者就是指国外网站必要出售,绝对不是假药,自己也曾服用过,买家可放心使用等等。嫌疑人羁押后,往往也以类似理由辩解称所售药物并不是假药。

“贩卖未经国家批准进口的境外药品沦为假药类犯罪热衷的模式。”黄成介绍,涉嫌药品通常集中在泰国的减肥药、印度的抗癌药及美国、德国的儿童药,比如嫌疑人封某于2013年6月至10月通过德国网站直购未经我国进口许可和登记备案的儿童止咳药等药品,涉案药品经DHL租车运往北京后,犯罪人员随即在网上向国内买家销售。

“根据我国药品管理法等规定,必须批准后而未经批准后生产、进口,或者必须检验未经检验即销售的,按假药论处。比如在德国网站上直购的儿童止咳药,就归属于未经国家批准进口、未经检验即销售的药品,应该按假药论处。”黄成回应。

假药背后的黑团伙

这些活跃在“朋友圈”里的各类“神药”究竟从何而来?答案并没有那么简单。朝阳区检察院检察官燕帅告诉他记者,近日该院就对一个利用微信平台大量非法销售瘦脸针等假药的团伙以涉嫌销售假药罪宣判,涉案人员共计10人,作案手段分工精细、环环相扣。

郑春华(化名)是一家美容会所的负责人,她的会所坐落于北京市朝阳区一个居民区内,主要经营瘦身美白等业务,做生意一直很不俗。在她的店里,有一种取名为“健妥适肉毒素瘦脸针”的产品非常受顾客的注目。但很多自以为占到了低廉的顾客没有想起,这种针剂的实际进货价格只有几十元,郑春华攫取的是几十倍的暴利。

每当需要补货时,郑春华便不会用微信联系一个名为姜强的人,这个人安排车主很及时,但是从来不不会出现在美容会所内,每次交货时,双方都会约定一个不更容易被人找到的街角路边展开交易。这个人名义上所代表的,是一家取名为北京某生物制药有限公司的公司,但实际上是一个分工精细,规模庞大的售卖假药的团伙。

这家公司的主要负责人叫卢某,在他的手下,有一个将近10人的团伙,这个团伙采用严苛的销储分离方式,销售人员平时在郊区某处窝点活动,主要通过微信平台联系买家,确认订单,无论对内还是对外一律使用化名。而假药的储藏地,则位于南三环中路的一处出租房内,平时有5名左右的人员在此活动,1名库管、1名打包工、2名送货人员,另有1人负责管理货款,给其他几名员工发工资和做饭。待销售人员证实订单后,会电话通知库管,由库管员决定药品,由包人员打包,由车主员工送货。另外,该团伙为了拓展业务,还经常的组织销售人员参加各种美容产品的展会,考古潜在买家,再通过微信等渠道私下向这些买家贩卖。

除了郑春华这样分工森严的团伙,还有不少人环绕微信的特点创建类似于传销的组织,一边在“朋友圈”公布假药信息,自行背叛假货,一边发展下线,提取提成。2015年11月,江苏南京警方摧毁了一个以微信销售假性药的犯罪团伙,抓捕涉案人员10人。涉嫌金额1000多万元。上线刘某藏身于广西桂林,只必须交纳500元的加盟费,就可以成为他微信销售网中的一员,他通过层层分销,发展一级二级代理的方式,把下线发展到了江苏、安徽和广东等省。在分销的过程中,假药的利润也在成倍地翻涨,进价仅3角一粒的药丸通过层层“代理”,最高翻卖到5元一粒。

“在这种情况下,许多微商甚至连自己买的药都没见过,在微信 朋友圈 里放的广告宣传照片绝大多数也不是自己实景拍摄,而是其上级代理商发过来必要用的。因为利用客户优良反馈的照片进行宣传可以让更多的人坚信,以此提升销量。”燕帅表示。

服用假药危险重重

比起萌萌因为男友的警惕躲过一劫,很多受害者并没有她这样的运气。2014年11月,湖南一名女子向湘潭市取食药监局检举,她通过一个叫何芳的人微信“朋友圈”购买到泰国减肥药“雁禧”,服用后产生头晕等症状,随即入院进行治疗。经检验,泰国雁禧减肥药中所含国内明令停止使用禁售的成分西布曲明,这是一种中枢神经抑制剂,具备兴奋、抑食等起到,它有可能引发血压增高、心率加快、呕吐、失眠、肝功能异常等危害相当严重的副作用。

“我通过微信 朋友圈 买了几盒 抗病毒瘦身丸 ,吃完后头晕脑涨、浑身难受、心里发慌,直到送医急救就医才缓过劲来,我怀疑购买了假药。”2014年10月中旬,山东黄岛食药监局收到一名女子举报。经药品稽查人员了解,该女子也是通过朋友介绍得知有人在微信圈里买节食产品,看上去瘦身效果不俗,她才加对方微信并购买减肥产品的,没想到差点要了命。

稽查人员对其所销售的两种产品展开了全面调查,发现“抗病毒瘦身丸”既没有批准文号、生产厂家,也未标示生产日期和有效期,科典型的假药。经山东省药检所检验证实,这种“强效瘦身丸”不含酚酞、盐酸西布曲明等禁用药物成分。酚酞是一种用作化疗咳嗽的临床处方药,也就是一种泻药,如果过量或长期欺诈,可造成电解质紊乱,诱发心律失常、神志不清以及心烦无力等症状。同时会诱发顽固性便秘、结肠炎、流产,甚至肠癌等疾病,女性长期服用还有可能导致不育。

据刘珮露讲解,无论是所谓的“国外代购”还是“国内厂家必要拿货”的药品,往往效果不仅没有在“朋友圈”里宣传的那么神秘,还不会对人体健康导致一定的伤害。比如一些泰国“YAHNEE”减肥药的买家回应,自己用于后效果并不明显,服药后不会实在口腊;有的称之为服用后感觉起不来床;有的则称初期瘦得很快,后来就病了,脸上宽了很多斑,干脆把药扔了;还有一位静脉注射了“A型肉毒素”的男性模特儿经常出现了两侧脸大小不一的情况。

“美容瘦脸并非儿戏,如果要用于注射类美容药物更需谨慎。”刘珮露回应,消费者应该尽量选择正规医院或申请齐全的美容机构,贪图便宜使用假冒的美容产品,不仅有可能让消费者的身体健康损毁,甚至可能会导致毁容、残疾等严重后果。事后不仅会因使用的是假产品而维权、赔偿金无门,即使得到了一定的赔偿,恐怕也难以换回健康的身体和美丽的容颜。

网络购药需谨慎

在刘珮露看来,网上销售药品的拒绝十分严格,除了工商营业执照外,还必须获得《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书》,未经批准后不得通过网络销售。而微信“朋友圈”的销售门槛非常低,公安部门起来也有不少困难,所以才有不少人看中这个平台。但毫无疑问的是,如果不具备涉及资质和涉及手续,以个人名义在微信上是不容许售卖药品的。

“网络出售药品风险较小。所以消费者要加强用药安全的科学知识普及,应尽量到正规化实体药店、商店出售。”刘珮露认为。

“除了消费者自身应当警觉之外,强化行业自律和市场监管更为重要。”燕帅回应,当前美容市场,尤其是微整形市场鱼龙混杂,违法注射物、非法美容场所、向警方医师充斥其中。首先,我们需要集中力量整顿整形、美容行业和送货行业的秩序,提高从业人员的法律意识,严苛市场准入标准,限定代购商品范围;其次,我们要强化药品监督管理,完备药品销毁、回收机制,有效地避免假劣药回流市场;最后,要增大对生产、销售假药犯罪的压制力度,增强司法机关与药监、工商、网监等部门的配合,健全行刑交会机制和资源共享平台,有效排查利用网络途径实行的药品犯罪。

黄成同时建议,应当强化司法、立法、行政机关之间的联动关系,全方位多层次地确保药品使用安全。就司法和立法部门而言,应进一步完备法律规定,保证执法机关依法准确做到药品安全类犯罪情节认定标准。充分发挥检察机关的监督作用,创建自上而下的总办机制,第一时间进行指导协商,并相结合执法人员司法信息共享平台,定期辨别线索,创建各机关部门快速、有效地长效合作机制。就行政和司法部门而言,可以完备行刑接入平台,提升行政执法人员的相关法律意识,注目司法实践中办理药品安全犯罪对证据的涉及要求,提升核查的针对性、有效性。司法机关与行政执法部门要加强互联互通,完善犯罪线索和赃证物移交等制度,形成压制合力。

(原标题:瘦脸针等假药盗贼"朋友圈":谨慎网购更需强化监管)


胶囊胃镜 胶囊胃镜 安翰 安翰科技 安翰科技 胶囊胃镜